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我的手机能见鬼

章节目录 终章(上):水与火的真正火力量

    力量,有点不足。

    路线,也有些歪歪斜斜。

    但她已经豁出命来了,所以还算争气,第四箭仍然射中了,钉在了四面体的愤怒之上,正中眉心!

    嗷的一声嚎叫,简直不像人类,也不像野兽的声音,听起来让人的满口牙都要倒了,整颗心都麻了似的。

    而那四面体,就像被飓风摧毁的建筑,就那么轰然塌倒,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灭世者,死了吗他死了吗随着他的死,这场灭世大战结束了吗他们胜利了吗三界平安了吗

    瞬间,辛火火脑海里冒出无数念头,整个人都傻了。战场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样的,灭世军的残余委顿,哀号,魔军和阴兵们则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乎全体没有真实感,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呱!血骨鸟率先叫了声,充满了欢喜和雀跃。在空中盘旋了一圈,把仍然坐在它背上的辛火火晃得头晕脑胀。

    而这一声就像带了头,胜利的喜悦就像风中传播的孢子,瞬间传递到每一个人的心头,强大的从众心理也刹那间令整个战场做出了同样理解。本方的兵士们都跳了起来,大声欢呼,还有的把兵器都扔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,玄流和炎惑,以及远在天上的向小雪都恢复了人形,笑得畅快。

    真是真的吗会不会太容易了些虽然这场大战已经打了几天几夜,也经历了好几次近乎触底的反转,但,真的是她一界凡女结束的战斗不能吧辛火火茫然,因为心底隐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望向北冥渊,却见后者没有庆祝,而是凝眉立于原地,显然心有所悟。正在这时,忽然一阵带着腥臭的风吹来,于无声无息间,急急地掠过战场中心的地面,卷起了那四方体化作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阎君的声音忽然从后方响起,如霹雳惊雷。

    全场被震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太渴望胜利了,长久被这场灭世之战的压力搞得心理压抑,此时突然放松,难道不太清醒。所以阎君的呼喝就像一盆冷水,当头浇下。但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,北冥渊就已经高高举起冰魔剑,有力的臂膀张开一个很大的角度,就像一张拉满的弓,随后奋力刺向地面。

    那里,有一个虚影迅速成形,并不像人,却似一条灵活的鬼藤。其姿态与外形,倒与当年古墓之顶上,灭世者与北冥渊一战时的模样相同!

    灭世者又化体了吗!辛火火大惊。

    冰魔剑威力无穷,幽蓝光芒猛然闪过,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,地面都被硬生生劈开了,裸露出地表下的岩石。惨叫声中有污血,喷泉一样涌出来,把站在旁边的玄流和炎惑染成了血人。

    但,地面下的快速没有停,北冥渊的动作也没有停,一剑又一剑刺过去。

    血,不断涌出,形成了一整排冲天血注,那场景壮观又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北冥渊一剑重似一剑,咬紧牙关,追杀潜伏在土地之下的、灭世者的残余力量。很明显,鬼藤的地根还没毁掉,正向远方逃去。其方向是正是那个小山包,叶灵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快去围堵!”阎君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灭世者修炼、隐藏了何止千万年,连北冥渊都自认在武力上落在下风,哪有这么容易被消灭何况它这么狡诈阴险,狡兔三窟,没想到它在地底还留有一丝生机!毕竟它是化形为生命力顽强的野藤,对于很多植物来说,地表上的显形远不及扎根地下的、那盘根错节的、发达根系的十分之一!

    伴随着阎君焦急的声音,黑白无常,玄流和炎惑齐齐出手。

    另一边,北冥渊一边挥剑斩鬼藤,另一只左手的食指飞速在空中飞舞。紧接着,一串串的魔字迅速成形,流光般飞走,正好围在小山包之外,又几乎同时爆开,引开小山包外围的淡青色结界,看起来就像漫天星光闪烁。

    但是,晚了,仍然晚了。

    就见地面上一道蛇形烟尘脱困而出,逃得极快,快于北冥渊的剑气,就算被斩断了尾巴,也仍然飞离。而后,在星光之围的外侧顿了顿,原地乱转,似乎迷了路。

    它进不去那个结界,太好了,北冥渊早有准备!

    辛火火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,包括北冥渊本人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异变突生,有一丝微弱到几乎看不到的黑烟就像得到什么明确指引似的,居然突破了结界,认准了方向,直接冲上那个小山包,从叶灵的脚底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灵转身就跑,可是根本来不及了。她身体剧震,之后疯狂地抖动,像被通了电那个抽搐。很快,她的脸脸就变形了,四四方方,见棱见角,哪还有平日里半分柔美纤秀。

    “北冥渊,你在人间潜伏千万年,却还是不懂人心。”叶灵,不,灭世者猖狂的叫道,“我承认,武力、信心、定力、意志、智力,甚至准备,今日我都败给了你。甚至你连此地也早设下重围,布下防御,断我后路,可谓事无巨细,你都想到了前面。可是,你漏算了女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放开小蝴蝶!”炎惑气得暴跳。

    灭世者根本不理,“可惜,你本来能成为最强者,却哪想到是个情种,逃不过一个凡女的情劫。你心里只爱那凡女,让这蝶妖心生妒恨。你知道吗妒和恨是这世上最强烈的情绪。你在战场上和那凡女卿卿我我,这蝶妖恨意滔天,无形中就给我指明了方向。你也不想想,我是靠什么成事,凭什么强大!”

    辛火火心里轰的一声,瞬间明白。

    因为北冥渊刚才对着她微笑,哪怕是在生死关头,哪怕不发一言,两人却心念相通,心意温柔,令叶灵的情绪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叶灵既然能站在小山包上守旗,就说明北冥渊确定她不会背叛,可是,人也好,妖也好,魔也好,都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,无法忽略内心最深处的隐秘想法。欺骗得了别人,也能欺骗得了自己,却欺骗不了本心。

    就像,北冥渊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笑。就像,她控制不住总是望向他。叶灵并非有意,但她也控制不住内心的不甘。

    总之,明天结文。发一大章还是两小章,看情况哈。